專訪菲菲—唱歌才能讓我感覺活著。

進入菲菲的直播間,充滿渲染力的渾厚嗓音很快讓人留下印象, 在Xtars Live裡,菲菲算是少數唱歌時間遠大於聊天時間的主播 。

「你的觀眾喜歡聽你講話還是唱歌?」
「唱歌」,菲菲答得又快又肯定。

觀眾就是愛聽她唱,唱情歌唱悲歌,一首接一首,那些說不出口的生活情緒,音樂代替解釋了一切。

沒唱歌時,菲菲就是一位沒包袱的女孩,跟大家聊天分享生活的趣事,還會模仿蠟筆小新的腔調。氣來得快也去得快的她,會在直播時直接噹那些掛著聽歌又不肯丟禮物的人,「我就會明說,這就像老闆不付錢給認真上班的員工一樣,安捏剛丟?」

噹完之後,隔天還是相遇在一起唱歌聽歌。

能吵架,才能當朋友。

成為主播之前,菲菲都在國外工作,在新加坡、菲律賓、北京、上海等地擔任駐唱歌手,也會接一些表演、主持、廣告、歌唱的案子,曾經有電商平台看上她的活潑個性,找她做商品直播,她理性拒絕了–後來做商品直播的朋友大賺了一筆。

「錯失發大財機會,會不會覺得有點可惜?」
「不會啦,唱歌才能讓我感覺活著。」

仍舊在堅持最初夢想的她,現在少了舞台觀眾最直接的鼓勵與互動,她只好在意認真唱歌後獲得的禮物數,「如果街頭藝人表演整天卻沒有獲得相對應的回報,也會很洩氣吧。」

面對手機直播時,菲菲承認自己還在適應這件事情 – 「身為一名主播,認真唱歌不一定會有回報。」

「那直播工作跟預期的有落差嗎?」
「其實比預期好蠻多的,原本以為會完全沒人要看我,結果專門聽歌的觀眾還是不少,算是蠻欣慰的。」

菲菲的音樂之路,啟蒙於國中合唱團的老師,「音樂老師叫我去參加校內的歌唱比賽,我想說好啊就當作初體驗,結果居然不小心得到第一名」,也曾參加過電視台選秀節目,是當時年紀最小的參賽者,「我準備三首台語三首國語歌,結果當天一緊張就當機忘詞,想說應該沒望了,結果兩個禮拜後收到入選通知。」

就這樣,不小心又被她闖入圍節目複選。

當然唱歌這條路並非總是安穩順利,以前曾被學校老師當著全班面前無情批評她唱歌很難聽方法完全錯誤,期末總成績還打了五十九分 – 就是逼她重補修。

也曾因為跳舞導致半軟骨破裂,好一段時間只能躺在床上接受家人照顧,那段人生黑暗期,讓她對自己完全喪失信心,「當時我的心態完全崩潰,得不到認可與受傷的低潮讓我選擇把想法憋在心裡,整個人非常壓抑封閉」,隨著時間流轉與人生歷練增加,菲菲才逐漸看淡這些過去的傷疤,「後來工作之後接觸許多人事物,對自己有更多的認識,個性才變得比較活潑開朗」。

原來,青春就是一連串挫折與蛻變的總和。

過去一個人在國外生活的菲菲,早已習慣在晚上工作,總是十點過後才上線的她,笑稱自己是療癒型的流浪歌手,在午夜時刻悄悄出現用歌聲讓人收穫平靜,「午夜聽眾蠻固定的,會出現的就會出現,有點像是一種默契,屬於夜貓朋友之間的默契」,聽起來有點神祕,其中藏著對深夜寧靜感的眷戀。

訪談的最後,她說:「因為疫情而回台灣,也算是因禍得福吧,能繼續透過不同方式唱歌給願意聆聽的人,是一種幸福」,回台的菲菲已經慢慢習慣並喜歡上這樣的生活。

我想也因為疫情,才有這場訪談,讓大家認識這位努力用歌聲帶來慰藉的夜貓台主播,如果你也懂晚睡的浪漫(或甘苦?),不妨去直播間與她相遇,一起在音樂裡找到共鳴。

Xtars Live🔎菲菲_肉嘟嘟愛唱歌

Instagram
🔎chenfebe1020

菲菲推薦金曲:《四季》、《PS我愛妳》

#駐唱歌手 #深夜台主播 #Xtars戴愛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