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菈菈—主播與觀眾,因彼此而幸福。
2020 / 11 / 18
彩虹菈菈

第一次看見菈菈是在APP入境版位上,手撩捲髮,眼神自信,特別剪裁的襯衫配牛仔短褲讓好身材展露無遺,像是充滿活力朝氣的啦啦隊員,隨時散發青春能量。

一直到訪談當天,才發現菈菈是一位靦腆好相處的女孩,拍攝敬業的打直腰桿展示笑容,配合各種要求(是合理要求喔^^),訪談時努力回應每個問題,溫和輕細的語氣讓初次見面的顧慮緩和不少。

彩虹菈菈
(旁白: ʕ•ᴥ•ʔ )

「成為主播快兩個月了,你對這份工作有什麼想法嗎?」
「目前都還在持續進步中,然後其實我覺得…好像不能過於真實?」

不能過於真實?鬧編倒是覺得這個答案非常真實呢。

「沒有啦,就是…好像需要顧及一下個人形象,然後…一些語助詞不能說出口」,菈菈隨後補充且不好意思的笑了,我想她也被自己的用詞逗樂了。

其實幾個語助詞是無傷大雅,但是菈菈待人禮貌的優良包袱讓她不好意思脫口,如果場景切換到直播間,這時愛鬧的觀眾會在留言區打出來誘導她唸(真的很調皮)。

菈菈唸著留言:「超…擊…拜?」
粉絲:「抓到囉~菈菈罵髒話。」
菈菈:「ʕ•ᴥ•ʔ」

她的直播間盛行獨特的「80主播文化」,大家都喜歡幫她取綽號,看她出糗 – 例如罵髒話,「他們就是會狂嫌棄我,有時我覺得自己表現應該算不錯吧,他們還是會嫌的一無是處,也會把我講得像沒人要一樣…平常請他們幫忙支持一下時,他們通常也都拒絕我。」

這麼慘忍的故事,柔弱的菈菈卻講得好氣又好笑,看來案情並不單純。

長腿菈菈
(被菈粉說腿短的菈菈)

「其實他們平常很愛鬧我逗我,但是到了活動後期階段,還是蠻願意支持我的,算是一種口是心非吧」,刀子口豆腐心的觀眾們嘴巴說不要,重要時刻依然還是她的「菈菈隊」。對於這些難辨真假的玩笑,她後來才想通 – 不必每句都走心,如果真有需要改進之處,她相信自己會感受得到。

這樣看來,菈菈好像永遠都被欺負,其實不然,她也有調皮的時候。

「因為他們總希望我穿辣一點,於是某次直播前我就放話會穿很辣超辣,錯過會後悔之類的話,結果當天穿了整套辣椒裝,頭上還有辣椒葉的那種。」直接變成一顆辣椒的她,真的要多辣有多辣,觀眾們看了覺得好氣又好笑,紛紛邊罵邊去其他直播間拉人來看這位最「辣」主播,還做成梗圖素材在群組傳來傳去。

看來有放感情,觀眾們還是給過的,即使是惡作劇。

聊到曾發生的感人小插曲,菈菈眼神閃爍一下說,那些整天胡鬧的觀眾,有次在LINE群裡彷彿吃錯藥般:「只有我們可以欺負妳,別人不行。」

好會,怎麼那麼會,平時被欺負習慣的菈菈瞬間被暖一個措手不及,「好啦,以後你們想要怎樣都可以啦」,不受控的觀眾們突如其來的肉麻霸氣告白,後勁真的太強,菈菈說她當下就決定把所有嫌棄和捉弄一筆勾銷。

▲(最近的天氣很適合用菈菈長輩圖)

說了好多直播間的化學效應,差點要忽略菈菈其實是很認真的才藝歌唱主播。

畢竟觀眾們最初可是被她的美聲療癒而留下的 – 無論是在忙碌整天拖著疲憊身心下班後,上線點一首叮噹的《親人》,又或在吃宵夜時搭配享用、回家路途上消除無聊、洗澡時當廣播聆聽,菈菈直播間的歌聲與打鬧早已成為大家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印記。

聲音偏高細的她,唱起王心凌、楊丞琳的音域相當得心應手,偶有觀眾點播到較不擅長的歌曲時,她會牢記在心,下播後加強練唱,希望下次能帶給大家小驚喜,即使觀眾總愛說「被催眠了、要下線了、要睡覺了」挪瑜,但對她來說, 用心有被看在眼裡就值得了,而這些玩笑胡鬧何嘗不是彼此間感情好的證明呢?

「感覺妳的觀眾真的很鐵耶 ~」
「鐵嗎?他們每天都在說要轉台耶!」
「那每天被開這種玩笑會不會心很累?」
「我覺得辛苦如果有回報,就算值得,辛苦沒有回報,才是真的心累。」

比起其他主播,能藉由自己的歌聲與陪伴成為他人小確幸,菈菈自認還是挺幸運的,雖然觀眾總是調皮,但是出發點絕對純粹 – 就像家人朋友照顧一位小妹妹,讓她不需承受額外的人情壓力與關係,「能遇見這樣一群耍寶粉絲,一路走來很放鬆的跟大家相處,心裡還蠻感動的」,這種彷彿十年老友般的氛圍與她好相處個性有關 – 總是溫和面對百百種人的她,永遠盡力在善待他人。

聊到這裡,忽然覺得此時真需要來一副墨鏡(不如就EPSON-BT30C?) – 這一切都好閃。

彩虹菈菈
▲ (旁白:我就Q~)

「只要是舒服自在也非人身攻擊的講話方式,我都還可以接受吧,每人個性本來就不一樣,如果都相同那直播間好像也就這樣了。」

你OK,我OK。 菈菈盼望透過直播、歌唱、聊天、分享生活點滴來讓大家感到幸福不孤單 ,只要「菈菈隊們」能獲得放鬆紓壓,她願意當個彈靶,哪怕偶爾覺得千瘡百孔也沒關係。

這就是 「彩虹🌈菈菈」。

Xtars Live🔎彩虹菈菈
Instagram
🔎 lala_081
#美髮師 #才藝主播 #菈菈隊員招募中#覺得不夠辣那妳有想過變成一顆辣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