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柔是一位正準備考取美容乙級證照的廣告模特兒。求學時代唸美容美髮科系,一心一意想成為產業人士,長大後卻先成為美容師的梳化對象,幕前幕後都涉略的她,恰逢拍攝案暫告一段落,公司的培訓課程開張,於是一腳跨入直播這塊新領域,「還在適應平面與同步Live的差別,一切感覺很新鮮。」

人生的旅途漫漫,努力朝舒適圈外走是她的習慣,「我有一顆愛好自由的心,喜歡嘗試新鮮事情,也喜歡一步步累積而來的成就感」,最終她仍想成為一位美容講師,不過既然疫情放緩了生活步調,她也順著將此心願從代辦清單上往後挪移,「剛好這段時間大部分的拍攝案都延期了,所以就先專心在直播上,我是一個喜歡唱歌但又蠻害羞的人,剛好藉此訓練自己歌唱、說話的技巧。」

從單眼相機換到了手機直播鏡頭,她的茫然幾乎藏不住,該說什麼?該做什麼?臉上的尷尬是否有點明顯?我該這樣一直唱歌嗎?問號滿天飛,幸好柔柔的粉絲們足夠暖心,那些疑惑在他們細心提供觀眾體驗與建議後逐漸被消除,「他們會提點我要時常看著鏡頭不要埋頭看歌詞,或是教我一些直播間文化,很多資深觀眾簡直比我還要有經驗」,當騷擾留言出現時,場控會立刻過濾不禮貌帳號,當她唱歌破音時,大家用禮物鼓勵她,「有一次唱歌高音上不去,不小心破音,因為聲音實在太像在殺雞了,有人就一次丟了好幾個土雞翅貼圖出來」,觀眾既貼心又能搞笑,遇到的主播,一定會幸福。

柔柔給人感覺的是氣質形象,卻也有活潑調皮的一面,當觀眾點了陳小雲< 愛情的騙子我問你>、陳雷<歡喜就好>這類喜感老歌,她會暫放氣質,來一段脫序表演或熱舞 ; 當觀眾潛水時,她用變聲器逗弄觀眾,一下粗獷爹聲一下軟綿嗲聲,不只把觀眾腦袋搞得很亂,還很痛,「他們會說這是人妖模式的緊箍咒,我一開口就讓他們不自主在地板打滾」,原來,這就是觀眾特別鐵的秘訣(誤)。

直播間裡的她樂於把歡樂(或痛苦?)帶給大家,讓大家有真正開心放鬆的時刻,「我想要在直播間散播正能量,因為人總是會有寂寞壓抑的時候」,許多人稱讚她脾氣好,她自己卻覺得還好,不是沒有底線,只是個性不愛計較,總是以他人感受為重是她的處世原則。

想靠自身散發微光,是因為見識過黯淡。想要傳遞正能量的她,其實靈魂縫隙偶爾也滲著自卑感。

從小成長於單親家庭環境,造就她堅強與脆弱並存的性格,或者說缺乏感知他人給予安全感的能力,所以當活動成績差距越拉越大,她會強忍焦慮直到情緒潰堤傾瀉,幾次直播間的大哭都因此顯得突如其來卻又似乎可預期,「成長環境教會我不把情緒帶給他人,想哭就是私底下解決,沒想到開始直播後,一切狀態像是被翻轉」,情緒像海浪,快樂一波會走,難過一波也會走,「大家這時候會很努力地安慰我,那種很誠懇的感覺會幫助到我」,觀眾的鼓勵是她最重要的依靠,她形容直播彷彿找到更真實的自我,讓她能夠直面黑暗。

在日常生活中,音樂與瑜伽陪伴她不被自己的情緒勒索,閱讀心理學書籍則讓她更平實地反觀自身狀態,「我本身一直是容易緊張的人,以前不擅長溝通表達,會特地找書學習,最後才發現一切都會回歸到自己的心態與視角,會影響溝通的成果」,後退一步,站在不同立場凝視,生活的跌宕挑戰起伏似乎也沒那麼棘手。

面對未知,柔柔學會了保持平常心,慢條斯理拆解眼前謎題。

剛成為主播時,她用力地揣摩其他主播的表演,最終領悟到以平常心和大家互動才最可貴,「我覺得所謂好主播,就是盡情發揮自己的特質,有些主播活潑大方會講話,有些才藝出眾,不同人適合不同風格,再來是要學會正確理解別人的指教,分辨什麼是該被吸收的聲音,這真的太重要了。」

什麼是閒言閒語?什麼是苦口良藥?柔柔說自信與自問一樣重要,「沒有自信,成績不好時就會容易受他人影響,不懂捫心自問,永遠都看不到自己的缺點」,不以他人評價為絕對標準,也不鑽牛角尖地想要立竿見影,而是先自問是否盡心,有進步空間就繼續努力,在一次次嘗試中,努力揮別錯的,與對的相逢。

逐漸習慣直播鏡頭的她,慶幸當初成為主播的決定,也慶幸遇見一群讓她倍感安心的觀眾。

第一個月就成功衝到活動的她,活動守榜當天播了足足十二小時,期間隨時有觀眾陪伴,僅管眼睛很疲倦,但心靈很愉悅,因為有熱情,再累仍覺得有趣,「從開播到現在,我不知道被他們感動多少次了,他們支持我衝活動、陪伴我聊天、體恤我的情緒,讓我知道自己可以無畏的追逐夢想」,在往後的日子裡,她會堅定向前邁開步伐,僅管沿途會很辛苦,相信只要最暖的粉絲們還願意守候,柔柔終究能成為閃耀的那顆星,被更多人看見。

Xtars Live🔎柔柔👇
https://link.xtars.com/9dHQ
Instagram🔎luj84520
#美容 #廣告模特兒 #正能量 #專訪 #Xtarsl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