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蜜屬於那種活力充沛的人,還沒坐下來開始訪談,笑容已經堆滿她的臉,在她身邊,能量感很強。

「咦,不用錄影是不是?哎呀!早知道就帶威士忌來喝!」

蜜蜜惋惜得認真,也釋懷得很快,少了酒精提味,ㄎ一ㄤ度不減,不管有沒有鏡頭瞄準,嗨嗨人生隨時上演。

從小學話劇、舞台劇,熱愛表演的她,長大後順路而行,接走秀、平面模特,當主持、廣告演員,大部分與表演相關的工作都在她的守備範圍,「我的LINE有很多工作接案群組,我會常看有什麼試鏡機會,價錢不高沒關係,好玩才是最重要的」,蜜蜜覺得工作就是要開開心心,不想只認報酬多寡來選擇工作,「我覺得這樣成長是有限的,荷包很重要,可是愉快的工作讓人獲得更多」,收入與收穫都要兼得,這樣帶有理想色彩的想法,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某個新鮮人喝多了,殊不知是一位滴酒未沾且打滾多年的大人原則。

蜜蜜年紀尚輕,但戲齡不低,是行業變化讓她把接觸到直播,「剛開始的時候處處是接案機會,等到行業人變多,競爭變得激烈,於是同業介紹博弈直播給我」,工作內容明明是負責發牌,她卻開始在上面煮飯、烤肉、料理食物,把牌桌變成女皇廚房,「阿就吃飯時間到了啊,每次播到晚餐時間就好餓,乾脆來做飯」,其他人在打牌,就她在煮菜,突兀得很親切,連難吃都能是個效果。

「直播煮菜這樣是可以的嗎?」
「理論上是不行,可是觀眾反應蠻好的,好像…忽然…就可以了。」

規則就是拿來打破的。蜜蜜喜歡在直播間創新,把自己推著向界線走。「我喜歡嘗試各種主題,大家會陪著我一起玩耍」,開箱過研磨咖啡機、變過紙牌硬幣魔術、大聊超冷門知識,「前陣子才剛試吃過人類可食用的狗糧,結果最後大吐一波,哈哈哈哈哈」,觀眾邊安慰她邊笑她瘋癲,結局很慘很荒謬,但蜜蜜自己卻笑了。

「有時候做一些出格的事情,觀眾反而更願意和妳相處,大家喜歡的是主播的真實感,太多戲份真的很累。」

她是女神,也是女神經,愛表演,但不愛演戲,保持真實比討好觀眾更重要。她說直播讓她EQ變高,也更有智慧,「我的脾氣是很難被踩到點的那種,如果被罵了,我會笑回去,遇到不禮貌的用戶,會請大家標註他,請他離開直播間」,不過現在看似自在無畏的她,也曾因為觀眾的回應心碎滿地過。某次賣力唱跳謝金燕的<姊姊>時,觀眾留言批評她根本就不會唱歌,她當場情緒崩潰,歌還沒結束臉先哭花,只想當小丑逗大家開心的她,沒想過用盡全力還是滿足不了大家,於是這件事成為她把歌唱好的動力,也點醒她身為一名主播,理當應該具備基本歌唱能力,因此她後來自主去找老師上課、在家不斷練習,透過後天努力彌補,「雖然現在唱得也稱不上很好,但我知道自己已經努力過了」,現在若是再有人罵她唱歌難聽或是身材胖,蜜蜜還會直接大方承認。

「以前比較傻,被罵會哭,現在的話喔……有心臟就好了啦!」

彷彿看破塵世的她,真的夠瀟灑,但對於有興趣的事物、設定好的目標,絕不隨便應付。對來她說,時間不是拿來享受就是進步。對舞蹈、酒精、電動的喜愛沒在含糊,樣樣都是愛得用力而非附庸風雅,無論生魚片配清酒,或是夜市牛排配啤酒都很可以,更愛帶個酒杯喝遍酒展或是在家獨自尻shot;舞蹈方面,她不只是抖音舞等級,芭蕾、New jazz、雷鬼都有所涉略,接下來還想嘗試Hip-Hop,「我以前去夜店,都會去星期三的跳舞比賽拿獎金耶,真的是去輸贏的,不過現在的話,十一點開門,我九點多就快去了啦」;熱愛打電動的她,紅白機、任天堂、PS1到PS5都有,還曾待過世界前五十強的手遊戰隊,令人詫異的是,玩得出色的她卻不願意當遊戲主播。

「我認真玩遊戲時會不由自主罵髒話,所以實在無法當遊戲主播…」
「可以示範一下都罵些什麼嗎?」
「Fucking ass hole. Shit. Piece of shit.」

不只酒喝爆、舞跳爆、遊戲玩爆,連髒話都噴爆,看來蜜蜜的認真從來不留餘力。

「我就是那種口袋錢不多,衣櫥裡只有五件衣服,但是每頓飯都是吃自己最愛,喝最想喝的人」,永遠不嫌少的酒精、聊不完的話題、必定脫口而出的髒話,關於擇己所愛、保持本我,如同陪她開播五年的睡褲,一點都沒變,變得是更圓融與知世故而不世故的態度,歡迎大家去女皇蜜蜜的直播間,感受她獨樹一格魅力與活潑自在能量。

Xtars Live🔎女皇蜜蜜👇
https://link.xtars.com/4KAM
Facebook🔎KK Karen女皇蜜蜜
#品酒 #開箱 #表演
#Xtarslive